陆典当行业恢复经营30年 房产、汽车和民品成典当行“三大件

陆典当行业恢复经营30年 房产、汽车和民品成典当行“三大件

2017-09-25 03:12

  (原标题:陆典当行业恢复经营30年 房产、汽车和民品成典当行“三大件”)

  1987年,中国的典当行业正式恢复经营;1988年,河南地区以洛阳市典当商行为代表的最早一批典当企业诞生。中国典当行业恢复30年来,典当行业在不断复兴,但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

  典当是一个古老而传统的行业,由于历史原因曾一度中断,而今,经过30年的发展,典当已经为“金融机构”,行业的功能不断增多,体量也在不断增大。

  “当”字打头的典当行你去过吗?都是什么人在此“买卖”?这个陌生的行业如今是啥样?今天,河南商报记者为你揭开当铺的神秘“面纱”。

  “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破褂烂袄一件。”当铺老板嘴里吆喝着,一旁的先生在账簿上记着账。高高的柜台、冷脸的掌柜,透过一些历史剧,人们对典当行有了印象。

  而现在的当铺,明净的柜台、笑容满面的典当师以及琳琅满目的“高级货”,一不小心,还以为进了银行或是名品专卖店。

  其实,如今街头的当铺,也与时俱进,成了小型的金融机构。房子、车子、古玩字画、手表、贵金属……只要是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在这儿置换出一定数额的现金,而当铺也会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

  当然,在当铺,所有的抵押都是有期限的,郑州银丰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张永刚介绍,对于“产品”的当期,一般是5天到几个月不等,最长不能超过半年。“当期不足5天,我们会按5天收取有关费用。”

  而对于那些逾期没有赎回或续当的物品,张永刚说,一般情况下,这些物品会变为“绝当品”,进行二次交易。其实,一旦有“绝当品”出现,往往会迎来不少商家“围观”,因为相比市面上的产品,典当行里的绝当品在价格方面有很大优势。

  虽然“当铺”如今换了外衣,但自始至终,它都扮演着“中转站”角色,物与钱一进一出是这个行业的“日常”。在变与不变中,“当铺”作为窥见世相的地方,每天也上演着各种故事。

  在郑州一家典当行门口,银基的批发商户老张拉来了三车货,“这些都是上季压的一批货,没卖出去,现在换季了,先抵押在这儿,等应季再换回来。”

  而在店内,一位带着孩子、刚到郑州不久的年轻妈妈,从手上撸下了一枚戒指,她以此抵押,借出了1000多元的生活费。

  随后,黑色塑料袋包裹的衣物和戒指一同被典当行的工作人员锁进了装有24小时和防盗设施的库房里。和它们在一起的还有金条、名表、字画、奢侈品、相机、iPad等。

  典当行的工作人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只要符合“有价值、易保管、能变现”原则的东西,这里都能收,这就是从南北朝延续至今的典当行的生意。

  夏天当了冬天的皮袄,等到冬天再赎回;家里揭不开锅,当了“细软”换点粮,以解燃眉之急。在以前,当铺常常被认为是穷途末的人的去处。而如今,这里已经悄然变成投资客的“乐园”。腰缠万贯的老板们来这里筹资,手握名人字画、翡翠珠宝的富人把这儿当做短期的保险箱。

  张永刚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相比过去的当铺,如今的典当行更像是银行或金融机构,而来往其中的人多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

  提到典当行的“业务”,从业30年的老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房产、汽车和民品可以称得上典当行的“三大件”。

  “近十几年来,国家经济发展 高歌猛进 ,房地产市场也 热火朝天 ,房产典当业务自然也是让典当行尝到了不少甜头。”老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房产典当业务是目前典当行里一项重要的业务。

  “实际操作起来,珠宝玉石等都有风险,而房地产和汽车评估制度相对完善,操作起来更稳当。”老潘说。

  此外,汽车典当业务与房产一样,也都具有“稳定性”,但老潘也表示,近几年由于互联网上二手车的影响,他们也受到了一点冲击。

  而提到民品典当业务,张永刚介绍,这是典当行的一项基础业务,主要承接贵金属、数码产品、珠宝、手表、名牌箱包等。

  “按照《典当管理办法》的,这些动产质押典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4.2%,而房地产这种不动产抵押典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2.7%。”张永刚说。

  其实,三种业务内容不同,收益也不同,总体来说,动产类的收益要比不动产类的高,但就“风险性”而言,不动产类更为稳定。

  古有“神袍戏衣不当,旗锣伞扇不当,低潮首饰不当”这三个原则。“神袍戏衣不当”,防的是的寿衣、殓服。“旗锣伞扇不当”、“低潮首饰不当”,主要防止拿琐物来“开玩笑”的人。

  而现在,典当行业也有“当”。张永刚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来历不明、国家、不易保管的东西,他们不予办理业务。

  “收东西时先要登记、验证客户的身份证,针对物品,也会查验相关凭证,验明 正身 。”张永刚介绍,对于国家的烟草、以上文物、野生动植物,以及不容易保存的食品等,他们都不会办理。

  人来人往的典当行作为窥见世相的地方,每天上演着各种有趣的故事:有人为救急,当了行李衣物买了回家的车票;有人专门行骗,给典当师“上眼药”;也有人把这当“鉴宝”机构,验看行情……

  “1998年的时候,一个男的拉着行李箱来典当,说家在,钱包手机都丢了。”虽然行李箱里只有几件衣服,但张永刚最后还是给了客户100元。“那时候的100元,不仅有了费,回去的盘缠也有了。”不过,客户走之前也向他承诺,有机会过郑州一定来感谢。

  虽然张永刚从师傅们的嘴里听多了类似的虚假“承诺”,但最终,客户在一个月以后回到店里,按时赎回了物品,还向他连连道谢。“其实,人与人之间信任很重要,有时候的善意之举是可以救命的。”张永刚说。

  但有时善良和信任不一定有善意的回报。张永刚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一次有客户以车坏在上、需要费回家为由,向他典当两台DVD,“我年轻的时候,DVD可是个稀罕物,”因为专业知识不足,张永刚并没有鉴定准确,行骗者尝到甜头后,又拿出十台机器,“修车费不够,还需要钱,”最终,这十几个稀罕物件被师傅判定为高仿的假货。因为这事张永刚赔了一万多元。

  以后再碰到以假乱真、给典当师“上眼药”的事儿就会多长个心眼。张永刚说,这时典当师就成了专业的鉴定师,不仅对物品鉴别,也要对人、对事鉴定得清。

  (原标题:陆典当行业恢复经营30年 房产、汽车和民品成典当行“三大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