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基金规模落后业绩不佳 红利混合两年跌26%

长城基金规模落后业绩不佳 红利混合两年跌26%

2017-10-02 10:42

  中国经济网9月27日讯 (记者 康博) 成立于2001年的长城基金公司,尽管已经发展十余年,但公募管理规模始终不温不火,截至2017年6月30日,仅有681.94亿元,远远低于同年成立的券商系基金公司易方达和银华。

  而从基金业绩上看,在其40只股票、混合、债券这三大类型产品中,数量占比最大的混合与债券型基金,截至9月25日的年内业绩表现,均有超过五成跑输同类均值,其中两只混合型基金年内亏损,和郑帮强二人则悲催的“包揽”了业绩排名倒数前三只混基。

  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2月27日,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第15家基金管理公司,由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中原信托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基金募集、基金销售、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

  虽然发展已经十余年,但其公募管理规模仅仅排在5家“同龄”基金公司的第3名,并且大幅跑输同为券商系基金公司的易方达和银华基金。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长城基金公司的公募规模仅有681.94亿元,而同期前2家基金公司却是4842.41亿元和 1544.14亿元,相差甚远。

  不仅如此,从数量上看,截至目前长城基金公司旗下仅有4只股票型基金,并且全部为指数型产品,数量上的“稀缺”着实罕见。而作为固收类产品的债券型基金,数量上却达到了13只,按理说如此布局产品线至少说明长城基金更重视业绩的稳定,但是真实的债基业绩却并非如此。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截至9月25日收盘,在13只有可比数据的债券型基金中,有10只都跑输2.27%的同类均值,占比超过七成,长城久盈纯债分级债(000768)以 -1.21%排名倒数第一位。

  但如果细看就会发现,导致长城久盈纯债分级债业绩波动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持有债券的价格变动,而是今年5月12日其A份额(久盈A)的折算,这一因素使其净值与前一天相比下跌了4.02%。不过在债券资产方面,占其基金总资产比例达82%的债券资产,业绩表现上也并不亮丽。

  资料显示,该基金成立于2014年10月28日,在近6月、今年来和近1年的业绩阶段涨幅排名中均为不佳状态。其基金经理在2017年半年报中也坦言:“上半年债券市场整体维持弱势格局,但进入6月份出现改善,交投活跃并伴随收益率小幅下行。”

  基金经理蔡旻从2016年6月29至今一直独自管理长城久盈纯债分级债。但任职1年又88天后,业绩表现仅为0.46%。目前其同时管理着14只基金,包括保本、混合、债券及定开债诸多类型,但其中9只产品的任职回报跑输同类均值。

  蔡旻从2010年4月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固定收益部债券研究员。2015年其担任基金经理职务,累计任职时间为2年又245天。

  长城增益C(000255)以年内0.84%的涨幅同样大幅跑输1.73%的定开债均值,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并没有经历分拆等份额折算,而其89%的债券资产持有比例也与长城久盈纯债分级债相当,这似乎也说明了债市行情动荡对债基影响的普遍性。

  在该基金的半年报里,基金经理对债市表现进行了详细说明。基金经理称:“上半年债市延续调整节奏,具体来看:一季度收益率曲线平坦化上移,不过跌幅较去年四季度明显缩小。二季度债市跌幅较一季度缩小。具体来看,由于 3 月份经济增长数据超预期,金融监管收紧,叠加货币政策紧缩预期强烈,导致 4、5 月份债券市场出现大幅调整。在进入 6 月后,在央行提出协调监管,同时 6 月资金面无忧的利好下,债券市场快速回暖。”

  也正是因此,长城增益C的债券资产组合净值在 1 月份市场快速调整时产生一定回撤,2、3 月份收益整体表现平稳,而在4、5 月份时又再次出现一定回撤,6 月份快速上涨,使得整体表现平稳。

  与长城久盈纯债分级债相似的还有,长城增益C从2017年7月27日到2017年9月5日由蔡旻独自管理、9月6日以后由蔡旻和张棪二人共同管理。张棪于2014年7月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固定收益部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任职时间到目前仅为20天。

  这两只基金都是没有股票资产,并且高配债券资产,但年内业绩表现均大幅跑输相关同类均值水平,这也代表了长城基金旗下七成跑输均值的债基的普遍问题。

  与波动性较小的债基相比,长城基金公司旗下的混合型基金则更能说明公司的投研水平。截至目前,其共有23只混合型基金,在19只有可比数据的产品中,有11只的年内收益都跑输同类均值,占比超过一半。

  其中长城红利灵活配置混合(001255)、长城双动力混合(200010)是仅有的两只年内亏损的混基,截至9月25日的净值表现分别为-5.38%和-3.09%。

  值得一提的是,长城红利混合不止今年内亏损,从其2015年6月9日成立以来,这只基金的累计净值已经下跌了26.10%,从近1年以来的各阶段业绩表现看,多为不佳状态。

  从该基金今年一、二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看,换股还常频繁的,两个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仅有商赢环球和国星光电相同,不过,身为第一大重仓股的商赢环球年内股价却下跌了24.9%。

  在剩下的八只股票中,二季度里仅有蓝光发展一只下跌,格力电器、杭萧钢构、瑞康医药、五粮液、泸州老窖、合力泰、平治信息七只股票上涨;而一季度有ST生化、金陵药业、拓尔思、惠博普、隆华节能五只股票下跌,天广中茂、澳洋顺昌、国金证券三只股票上涨。

  尽管如此,长城红利灵活配置混合的净值还是在一、二季度均表现为下跌,分别为-2.82%和-4.22%。而从仓位上看,一季度,股票资产占基金总资产的比例为73.37%,二季度为74.26%,且均没有债券资产。

  在一季报里,基金经理并没有对业绩差劲的原因进行说明,只称:“本基金2017年一季度的净值增长率为-2.82%,在同类可比基金中业绩表现排名靠后,后期将会结合大盘情况对组合适当进行调整,以优化投资结构。”而到了二季度,除了对宏观经济及A股市场整体运行的阐述外,再无其他任何提及。

  资料显示,长城红利灵活配置混合的基金经理,从2017年3月16日至今一直是和郑帮强二人,但合作194天后的业绩回报却是-6.34%。

  从2011年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2014其任职基金经理职务,累计任职时间为3年又156天。其目前为“一拖五”基金经理,类型上全部为混合,但有三只的任职回报跑输同类均值水平。

  而郑帮强从2013年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2015年开始任基金经理职务,累计任职时间为2年又81天,这位“一拖四”基金经理更有三只基金的任职回报跑输同类均值水平。

  排在倒数第二位的长城双动力混合(200010)目前也由管理,但在2017年3月16至8月17日里,却是由乔春独自管理,当时的任职回报为-6.65%。

  商赢环球、蓝焰控股、好莱客、神雾环保、老板电器、宏发股份、超声电子、海信科龙、新城控股、华鲁恒升是其二季报前十大重仓股,可以看出,商赢环球受到长城基金旗下多只产品重仓持有,但走势却非常“杯具”。其余几只股票走势均为上涨,这或许也是该基金在二季度里净值上涨0.14%的主要原因。不过,在今年一季度时该基金的净值跌幅却为0.83%,从7月1日至9月25日,净值跌幅为3.10%。看来,三季度的长城双动力混合业绩表现也是“凶多吉少”。

  长城消费增值混合(200006)虽然年内上涨了0.73%,但却依然大幅跑输7.67%的同类均值,位列长城旗下混基业绩倒数第三名。与上述两只混基一样,虽然二季度前十大重仓股多数上涨,但也无法抵挡当季净值下跌4.51%的事实。

  二季报显示,当时股票和债券分别占基金总资产的85.41%和5.83%。其在季报中也表示:“2017年二季度,我国经济整体的运行情况稳定,资本市场却出现了比较大的波动,部分板块的下跌幅度比较大,市场呈现了较为明显的结构性行情。”但却始终对基金自身操作失误闭口不谈。原来,从2016年3月1至今,该基金是由郑帮强独自管理,难怪在季报“风格”上和长城红利灵活配置混合如出一辙。